奥尔什方粉。主光奥尔,可逆杂食党。走火入魔的异端者,经常夹带令人不快的私货。

【FF14】【光奥尔】守护(2)

*公式光奥尔。本章出于私心美丽喵比较多。

2

基拉巴尼亚湖区上空的月光明亮,浅褐色的巨石建筑被笼上了一层浅淡的银白,静谧又肃穆。夜空下,棕发的人族男人和白发的精灵,并肩坐在修砌整齐的石阶上,他们身后便是雄伟的阿拉米格王城。

能在异国他乡见到来自伊修加德的故人,光之战士感到意外的欣喜。龙骑士说,他只是来和尼德霍格做个彻底的了结。

白发的精灵穿着一身新的黑色甲胄,石阶上斜放着他的龙骑长枪。即使在湿热的阿拉米格,埃斯蒂尼安也仍像在寒冷的伊修加德一样,穿着包裹严实贴身的盔甲,只不过摘去了头盔。柔和的月光落在俊美的脸上,映出他冷硬的眉骨和鼻梁。

“你应该见过艾默里克了?”冒险者问。

“见过了...

【FF14】【奥尔光/光奥尔】融冰(2)

*公式光奥尔无差。

*绝望的灯火之后,3.0之前,目前恋人未满。

*坑,TB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C。


上一篇见这里

·本篇老爷略ooc。

·妮娜是巨龙首营地NPC,应该是老爷的什么亲戚。身份是我编的。

==========


“你难道只会围绕着别人生活吗?”

所谓人言如刀。

奥尔什方呆在原地,浑身僵硬。朋友的话,像是一桶刺骨的冰水,把他从头浇到脚,浸透了他的全身,血液一瞬间冻结凝固,连心脏都凉透。他忽然觉得,在幽暗的灯光下闷坐的挚友,离他是那么遥远。

精灵垂着头苦笑着,一时间伤心、委屈、羞恼、惭愧、自责、自嘲……数...

【FF14】雪中碑

*冒险者第一人称。是个男性。很多私设、个人理解,以及强烈个人的感情注入。

*纯哀悼文。依旧不会取题目。

*非CP向,都是友情亲情,涉及阿图瓦雷尔和弗朗塞尔。

=============

我站在悬崖边,凝视着那方石碑和破损的鸢盾。烈风像刀子似的,割得脸颊生疼。雪片无情地砸下来,模糊了视线。我抹了抹脸上的雪,感到胡须软了些,都不扎手了,大概的确有日子没刮胡子了。没有镜子,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的形象是何等狼狈凌乱。

石碑矮且小,灰扑扑毫不起眼,一如他的姓氏。这只是一方纪念碑,他并没葬在这方石板之下。我弯下腰,用力地擦去碑上和盾上厚厚的一层白雪。看着鸢盾上的破洞,我想,我的心也被捅破了个洞,再也...

【FF14】被屏蔽的两篇借伊讽今的私货文

只是手贱修改一下然后就被屏蔽了。扔到AO3和微博好了。

借伊说今,私货太多,OOC很多,请慎入。

【美丽喵】知己 AO3地址   微博图片

【光奥尔】同性烙印  AO3地址  微博图片

【FF14】【光奥尔】守护(1)


·公式光奥尔

·未完待填

文发不出,我真的只是想舔一下老爷没有别的意思

微博外链



【FF14】【奥尔光/光奥尔】白色恋人节

*奥尔公式光无差;光是4.0武士形象

发完就跑。

==================

早上的天气还有些微凉。棕色头发的中原之民,穿着红色的东方武士长袍,赤足踏着木屐,有些困倦地,从东阿尔迪纳德商会中走了出来。

黄金港星二月的风,是夹杂着樱花清香的粉色。而今天作为一个特别的日子——白色恋人节,风中又混合了曲奇和巧克力的甜蜜。

光之战士深深吸了一口初春的凉风,让有些混沌的大脑清醒了一下,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用彩纸包好的小纸盒,坚毅的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。为了调制盒子里的几颗白巧克力球,他一夜未眠。

他很擅长战斗,在烹饪方面却完全笨手笨脚,要么是打翻山羊奶,要么是不小心加多了糖或者忘...

【FF14】【奥尔光/光奥尔】融冰

*奥尔公式光无差

*某友人点的呛起来的梗

*绝望的灯火后的很丧的光,目前恋人未满

*坑,TB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C

======

巨龙首营地,今晚依旧是风雪交加。

夜色已经深了,在营地四周巡逻完毕奥尔什方,带着一身风雪寒气,回到了他的指挥室。

他顺手擦了擦甲胄和头发上的落雪,有些疲惫地坐了下来,脱下右手的厚棉手套,用力敲了敲眉心,取出插在墨水瓶里的有些掉毛泛黄的羽毛笔,又抽出一张有些粗糙的纸张,一笔一划地,斟酌着词句,开始写信。

“尊敬的父亲大人:愿您身体健康,一切安好。也许您已经听说了乌尔达哈发生的变故,拂晓血盟……”

笔尖停滞在空中,他沉思了片刻,摇了摇头,又把纸上的字一笔...

随感

A Knight lives to serve, to aid those in need. 

There is no greater calling for a knight than to save the life of his fellow man. 

这两句是奥尔什方本人说的。

A Knight lives to serve, to protect, to sacrifice. There is no greater calling. 这句是伯爵悲痛之下的总结。

他为了救别人付出生命,去牺牲,只是因为他是个knight,是个骑士。那是属于一个骑士...

看到非性意义上而是感情意义上的奥尔受向我不能更开心!是一直很想看的类型,就是织毛衣那种感觉。看到老爷有人爱有人支持实在是太好了。这几天十分心累的感觉忽然被治愈了。

以及画条漫的那位太太完全说出了相同的想法,真的很有共鸣。他没让我做过什么,不需要我帮他,而是常常帮我,所以我只想也为他做些什么,是我理想中的奥尔和私设光了!

【FF14】奥尔什方和光之战士的婚前十五问

*感谢  @自动贩卖机002 太太的美丽喵问卷给予的灵感

*奥尔光/光奥尔,微涉(可能的)互攻

*OOC有

*不是原版问卷,部分题目有改动。

*发现自己不擅长搞笑,所以如果有同好继续想填奥尔光的请务必去填,不要为我的可怜的思路束缚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当光之战士在太阳海岸满意地收起鱼竿,决定把今天钓鱼的成果带到巨龙首与奥尔什方共享的时候,他的通讯贝响了。

通讯贝里是敏菲利亚温柔的声音:“亲爱的光之战士,请你来一趟石之家。”

光之战士思考了一下,好在摩杜纳和库尔札斯离得不算远,传送费便宜。

在石之家里,塔塔露跳了起来...

1 / 3

© 库尔札斯的居民 | Powered by LOFTER